数字版权注册_数字图片外观专利_国家版权查询-赛丽瑟尔

数字版权保护_专利申请代理商_查询入口

小七 141 0

数字版权保护_专利申请代理商_查询入口

汤森路透的克里斯•阿亨(chrisahearn)在MediaFile博客上发表了一篇深思熟虑的文章,回应了围绕链接、新闻和互联网的一些闹剧。他没有把博客、搜索引擎和日益增长的互联网影响力当作替罪羊,而是注意到新闻机构从聚合者和评论员那里得到的好处,特别是当这些聚合者和评论员坚持合理的链接和使用政策时。

阿亨强调的是共同政策,而不是法律政策行动,是合适的。例如,注意,他的帖子并没有真正处理什么是侵权、公平使用或版权的法律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问题。

我们这些对版权特别感兴趣的人,在看到涉及作者身份和可能侵占版权的问题时,很自然会立即求助于法律领域寻求答案。但著作权法明确地、有意地限制了它所关注的范围。有人可以接受别人的原创想法,但除非新作品复制了旧作品的表达方式,否则版权法对此没有任何规定。如果一个文学作品是在公共领域,我把我的名字贴在作者页上——《白鲸》,作者Sherwin Siy——版权法对此也没有任何规定,即使这些例子可能构成应受谴责的行为,不道德的行为,或者可能只是轻微的恼人。

然而,归属、抄袭的概念,而在关于网络新闻形态的争论中,创新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部分。然而,版权并不完全解释这些概念,它的存在是为了促进原创表达,而不一定是为了维护新闻(或学术)的完整性。

版权不仅不适合某些观点,比如归属(一句简短的引用,出于新闻报道目的,可能是合理使用,但没有归属,这仍然是一个道德问题),但诉讼可能是一个最不完善的场所。一个法庭将希望以法律观点来判决此案,剔除所有与争议的法律问题无关的事实。然而,如果双方争论的不是一个狭隘的法律问题,如果法律上不相关,但道德上或情感上重大的争议得不到解决,诉讼结果仍然可能令双方都不满意。除了一些结构性问题外,还有诉讼的时间和费用,很少有普通人有钱或有耐心来维持这些问题。

所有这些问题都促使团体在公平使用等模糊领域制定最佳实践准则。美国大学社交媒体中心(centerforsocialmedia)为在线视频、媒体素养教育和纪录片制作的合理使用制定了许多有用的指导方针。这些原则背后的理念并不是要制定黑字法律,甚至不是要说明法律的轮廓。相反,这是一套准则,以确保材料的使用是公平的。在许多地方,这样的准则可能比法律允许的更为严格,重点是避免诉讼,继续从事制作视频、教学或电影的业务。

如果这是合理使用概念的好主意,那么它应该更适合网络新闻的发展。首先,合理使用有一套广为人知的标准,在不同的情况下会有很大的变化。CSM在其指导方针中所做的辛勤工作只是强调了在这一领域还有多少工作要做——适用于纪录片制片人的做法和政策将不同于适用于非纪录片导演的做法和政策;电影研究教授的指导方针将不同于博物馆馆长的指导方针。

即使考虑到新闻博客和聚合器的基调和内容的广泛变化,所涉及的实践也将是相似而非不同的。这将使政策比在公平使用这样一个更无定形的领域更加精确和有用。事实上,像路透社这样的老牌新闻机构都有链接政策(而像报纸这样的新闻机构也有着多年的归属政策),这表明全行业对于什么样的引用、链接和归属才是好的礼貌的共识并不遥远实践,无论好坏,都是在法律之外的,使得一套协商一致的解决方案更加合适。如果一位作者可以联系另一位编辑,指出第二位作者违反了引用或链接策略,那么这些编辑很可能会比听到"侵权"的呼声后立即称之为合法的更迅速地采取行动,再加上新老媒体都认为自己处于守势(报纸"四面楚歌",博客作者是"暴发户"),这使得阿亨所推动的那种协作解决方案的时机成熟了。与其他辩论相比,在这里,任何一方都不太可能有能力将另一方推入一个不公平的体系。

当然有人担心,博客作者和网络消息来源,没有他们纸上兄弟的传奇血统,只会无视坚持这一政策的呼吁。我不是那么愤世嫉俗。我们在任何地方都能看到网络文化的特点,即关注和注意归属。例如,在所有的帖子的底部加上一个小小的"HT"(意思是"帽子尖"),不仅要注明链接到的原始内容,还要注明博主第一次听到信息的路线。Twitter的用户在主流通信方式中还相当年轻,他们有自己的归属系统来传递二手信息,标记"retweets""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