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版权注册_数字图片外观专利_国家版权查询-赛丽瑟尔

中国专利网_专利转让代理费用_查询

小七 141 0

中国专利网_专利转让代理费用_查询

很难想象美国的产业会像报纸一样享有特权和保护。宪法第一修正案中有这样一句话:"国会不得制定关于建立宗教或禁止宗教自由的法律;不得限制言论自由或新闻自由……"宪法中没有提到其他行业,从事印刷或电子媒体工作,多年来一直受到保护。虽然普通公民可能会因诽谤而被起诉,但美国最高法院在1964年的《泰晤士报诉沙利文》一案中规定了更高的标准,即只有能够证明报纸事先知道它所印刷的内容是虚假的,报纸才能被起诉。

在任何其他行业,竞争对手合并业务的概念可能是严格的反垄断法所厌恶的(无可否认,在过去8年后,这是一个陈旧的概念)。然而,根据1970年的《报纸保护法》,同一城市的报纸得以执行联合经营协议(JOA)。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互联网发明之前的一个时代,通过这项法律是为了保护失败的报纸。在许多城市,JOA允许管理、广告销售和印刷等非新闻业务的结合,但随着报纸的不断折叠,JOA仍然不起作用。在那些日子里,罪魁祸首是社会性质的变化,因为下午报纸不仅成为工作文化的牺牲品,在这种文化中,工厂的班次在下午一大早就结束了,而且郊区的发展使及时投递报纸几乎成了不可能的事受保护的。正如著名的第一修正案律师(前记者)Bruce W.Sanford和他的同事Bruce D.Brown 5月16日在《华盛顿邮报》的专栏文章中所说,这不是问题所在[注:通常情况下,这里可能会链接到这篇报道,但我们将为《华盛顿邮报》减轻额外的负担,很容易将流量定向到他们的网站,链接会带来]不仅报纸应该得到更特殊的保护,而且互联网的其他部分应该在这个过程中蹒跚而行或几乎被摧毁。

此外,律师们希望对材料的使用者造成附带损害,破坏版权法中仅存的几项保护措施。在过去150年左右的时间里,报业所特有的权利意识现在已经走得太远了,将新闻业与新闻业实践所带来的自由混为一谈。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是美国最受赞誉的第一修正案律师之一,代表报纸出版商,实际上是在鼓吹从根本上误解互联网的政策,并将关闭为更多人带来最大言论自由的引擎,这可能是历史上任何媒体都无法企及的。

通过提议对版权法和反垄断法进行一系列根本性修改,桑福德和布朗正试图转移人们对报纸问题的注意力,这些问题可以说是报纸业不愿意理解和接受新技术,报纸所有者做出了不幸的商业决定,也许最重要的是,他们未能将广告价值与网络模式相适应。

令人震惊的是,两位如此博学的律师竟然完全无法理解互联网。有人徒劳地等着他们说出"一系列管子"是如何耗尽报纸的。(桑福德·布朗的文章并不是周末邮报上唯一一篇未能理解网络世界现实的文章。网络电视的两个特点没有提到一些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希望对使用量施加的限制——对在线视频判处死刑。)

他们根本的误解是,"互联网的法律是为那些试图保护自己在一个曾经初出茅庐的媒体中成长的技术公司而写的,对于那些现在在那里生存的残废的新闻媒体来说不是这样的。监管改革是必要的,因为竞争环境变得如此不平衡,竞争环境非常公平。

桑福德和布朗指责1996年电信法和1998年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中的条款允许在线公司"从他们所承载的内容中繁荣起来,而不必担心被追究责任。"他们提到了这两部法律的"安全港"条款-这些法律大体上是为了造福于世界上最大的、资金最雄厚的行业,比如首先是电话、有线电视和广播公司,其次是好莱坞。一点常识性的规定很难抵消大部分法律所造成的损害,律师们也没有涉及到这些问题。

"安全港"规定与保护报纸的法律有根本的不同。报纸因其在社会中的地位而受到保护。请注意,新闻报道的制作是一个亲自动手的过程,记者和多名编辑都要审阅稿件。然而,"安全港"条款适用于没有编辑控制,更不用说编辑的自动化产品。网上发布材料的过程是机械化的。任何一个拥有像大多数网站一样多内容的网站,都不可能对那些不受监管的内容负责。也许这解释了很多关于网络自由流动的本质,但事实就是这样。

他们对版权法的"改革"将基本上消除我们今天所拥有的基于链接的网络。它是基于这样一个概念,即一个信息片段引导用户到其他地方是合理使用。没有人会转载整个故事。作者认为,"根据‘合理使用’原则,获取一部分受版权保护的作品可以受到保护。但是,新闻报道、学术和艺术中的合理使用——例如,重新发布一段引语以对其进行评论——并不是搜索引擎在抓取网络并吸收其路径中的所有内容时所采取的做法。"